中文 EN

《纯的杂》, 2011-10-21

167168f70f3f950f67f47ec846c7156a.jpg1decf963ed25e11af8889b7d0dc4d0b6.jpg

4a22202e575f59deccff2380c906a409.jpg


[序] 

——张永和

不久前刚和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曹晓昕联手参加了一个设计竞赛。尽管结果是惨败,我们倒是合作得很愉快。过程中,他提到正在把自己的文章结集出版,希望我作为校友(我们俩都是东南大学出身的)、同行及合作者在书的开头写几句话(他也许说的是前言,但我在脑子里迅速将它翻译成“开头的几句话”,以卸去大部分的责任和压力)。拿到书稿,先读了自序,发现这篇自序问题很大。首先,题为"纯的杂"的这本书对我来说是本“禁书”,因为作者在自序中明确指出此书是给“前青春和正青春的建筑师朋友们”的,就是说没(像我这样的)后青春建筑师读的份儿,即“成人/老人不宜”。越是禁自然就越想看,于是我忍不住偷看了几眼。然后又是若干眼。不知不觉中已有斩获:曹对当代中国城市的观察(大话城市),对设计投标的剖析(中国式招投标),帮我立解工作中众多疑团;在书中为我不断向建筑外其他设计领域扩展找到了大量依据(做事情,不是做建筑;穿越边界;另外的设计)。因此, 我认为这本书:一、后青春对“青春”读物是否可以温故而知新的;二、此书绝不是曹晓昕自序中暗示的小学生课外读物,而是一本:帮助梳理中国建筑实践中许多现象的,老少建筑师通吃的,良师益友感觉的,专业的,参考书。此外,曹晓昕在自序中还说他的集子不正经,不励志。也许他并不是谦虚,而是真不想正经和励志。但我读后认为这两点他都没做到:一、读了这本书总的感受是:一个深陷于今天中国的疯狂大生产中的建筑师,还在做如此之多的冷静思考,可是件正经事儿;二、这对在焦虑和挫折中生存的中国建筑师群体,肯定是一种激励,而不是泄气。曹晓昕的语言很网络,甚至很调侃,但乘虚而入励他人之志的杀伤力就更大。总之,自序基本是误导。鉴于作者可能没时间重写自序,我的开头的几句话主要就纠正了一下作者自序中的谬误,同时也顺便向老中青建筑师隆重推荐一下《纯的杂》的其他部分。

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

大器设计中心 ©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 | 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19号8号楼1层 京ICP备11026031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