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文 EN

实习生(廖锐), 2015-12-16

6495a66b7d49a74bf5fd20dbda3d3515.jpg

“世界那么大,你为什么不出去看看?”


空客4107缓缓降落在首都机场,飞机的颠簸把我震醒。手机里恰好播放到张艾嘉的《戏雪》,这算是一首生僻的歌,陈升写下这样的词——“1948年,我离开我最爱的人,当火车开动的时候,北方正飘着苍茫的雪,如果我知道,这一别就是四十余年,岁月若能从头,我很想说,我不走。”

作为一名从未涉足淮河以北的南方孩子,我对北方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陆游的诗,辛弃疾的词,后来张艺谋和贾樟柯又加工了一下。我喜欢的几个建筑师,崔愷、周恺,更包括曹总,作品也多在北方。

北京的天并没有柴静描绘的灰霾不堪,晴空万里中甚至透出一股湛蓝。时值初夏,杨絮漫天飘舞,让我产生仿佛置身在和风润雨、杨柳轻抚的南方的错觉来。

找到七室并没费多大功夫,虽然地处高墙深院,气场却并不慑人,入口尺度亲切,两侧花坛座椅铺排的开。之前在报刊上涉猎的七室改造文章起到了作用,很快的,我融入进了这个充斥着PVC管和实体模型的工作室之中。

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,这短暂的时光里,既有球场上的挥汗如雨,也有交标前的熬更赶夜。午间餐桌周围的谈笑风生是他乡故知的风情,道场妙趣横生的名言警句是洞悉世事的智慧。工作室无论长幼,人人对专业的执着,对生活的热爱,对品质的追求,无一不刻画出风姿卓越的态度。这不仅仅是专业上的精英,这还是生活中的弄潮儿。除此之外,百花深处的老胡同,光怪陆离的三里屯,湖光潋滟的颐和园,冲突矛盾的798,这些觥筹交错的符号,注定会成为这座城市的注释。

透过每个不停歇夜晚的车窗,我注视远方。我看见耀眼的灯光,闪烁的夕阳,以及飞驰的车辆。我看到看不到的熙熙攘攘,我看到许多人和我一样或不一样。我看到银色的时光在指尖流淌,我在路上学会了刚强。

只是这样一段经历你永远忘不掉,像某个老味道,某首老旋律,某个眉目依稀相识的老面孔,某个被风吹过的瞬间。你总是在向前走,记忆却永远在原地驻足,停留。

 

最后感谢在七室实习期间帮助过我的所有人。感谢良师益友般的霆哥,感谢我的私人足球教练大骞,感谢梁力、曲亮、王帆、范佳等人,还要感谢把工作室组织的有条不紊的璐姐,工作室因为有你们,明天会更加美好。


大器设计中心 © 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 | 北京市西城区车公庄大街19号8号楼1层 京ICP备11026031号